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股票配资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01|回复: 0

中国隐形工厂大王,郭台铭都喊他大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27 00: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 者丨刘柏铖
  华商韬略出品丨ID:hstl8888
  音 频丨点击小程序边听边看

  提起中国台湾的电子代工产业,人人皆知郭台铭是大哥级人物。
  但郭台铭并不这么看,他曾经给媒体留下了一句话:“我告诉各位,广达才是大哥,是绝对的老大。”

  中国台湾IT教父施振荣有句话:三星是世界的敌人,台湾是世界的朋友。
  历史上,三星擅长发动高烈度、赌博式的竞争来消灭对手。先后干掉了日本的面板产业,台湾的存储芯片。
  比起让对手无路可卷的三星,台湾的确像个“金牌管家”,它捆绑了一群产业巨头,为大家做好代工,别人吃肉,自己跟着喝汤。
  但这碗汤,有时候比肉还肥。
  早在2003年,中国台湾竟同时有两家企业创下惊人记录,营收达到三千多亿新台币(约700亿人民币),并且在一年内就实现了千亿新台币级别的增长。
  其中一家,是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集团,而另一家,便是广达电脑。
  可即便如此,广达内部却一直静悄悄,它的创始人林百里没有露面受访,公司也没举办任何庆祝活动。唯一的动静,是员工们连续一年,每月多拿了两千元奖金。
  广达是如此低调,但在当时,全球每三台笔记本电脑中,就有一台出自广达,作为全球第一大笔记本电脑制造厂商,广达实至名归。
  根据2021年的数据显示,全球笔记本电脑出货量约2.68亿台,而广达笔记本电脑的出货量达7530万台,占据了28%的市场份额,是当之无愧的笔记本电脑制造龙头。
  尽管外界仍看不到多少媒体关于广达的报道。但广达的行业地位,却让行内人真正仰视。
  2010年,在重庆全力招商引资的时期,一位当地干部曾这样形容广达的重要性:
  “一旦广达项目落户其它城市,重庆打造亚洲最大笔记本电脑基地的梦想就会破灭。”
  这句话并非夸大。2001年,广达在上海松江区建立了大陆第一个基地,到2010年时,这家生产基地的生产总值已达2000亿元,占当时松江工业总产值的半壁江山。
  而随着2010年重庆对广达的积极引进,广达开始将包装、小型零件加工等一批项目转移到了重庆,竟然“导致松江区工业发展一度低迷,税收负增长,甚至影响了上海全市”,当时的松江区不得不提出“壮士断腕调结构,淡定心态看数字”的观点。
  2020年,广达位于上海和重庆的两家子公司,即达丰(上海)和达丰(重庆)分别以171.5亿美元和107.8亿美元的外贸出口额位列第2名和第12名,第一名则是富士康的郑州基地。
  而这一年,中国外贸出口企业百强总出口额为4600亿美元,仅广达旗下的两家子公司,就占据这100家企业总出口额的6%。

  尽管稍逊一筹,但广达的业绩规模仍与富士康处在同一量级,可它的公开信息和报道却都极其稀少。
  比如,在网上简单搜索,就能知道富士康在大陆的员工数已超百万人。可如果检索广达,仅能知道一些言语不详的数据,为数不多的可靠信息,只有《光明网》2022年4月份提及的“拥有超40000名员工的广达上海制造城”,《澎湃新闻》2020年提及的“3月初,广达重庆在职员工已达到3.3万人”。
  一家全球笔记本电脑制造龙头,可能接近十万的员工,就这样低调隐形在人们的视野中。

  作为广达的创始人,林百里同样是个低调甚至隐形的存在。
  明基董事长李j耀曾经大胆说自己是虎,同业是猫,郭台铭则喜欢谈论自己“魔鬼都在细节中”的经营哲学,而在这方面,林百里却极少发声。
  面对李j耀的“猫虎言论”,郭台铭的“广达大哥”,林百里只是淡淡回应道:为什么不多想想怎么赢三星和LG,做自己的事情就好,比来比去很无聊。
  1988年5月9日,在经历过两次创业波折后,39岁的林百里正式创办广达电脑公司,选择进军笔记本电脑领域。
  当时的笔记本电脑制造业,先行者多已死掉。很多人认为,进入这个领域不是好时机,应当做正在起势的台式机才更赚钱。
  林百里没有理会外界的言论,他定下了不参加展会、不接受采访,不进行多元化经营的“三不”原则,全身心专注于本业。
  这样的状况一口气持续了十年,直到1997年,一条新闻石破天惊――广达一举击败当时参与角逐的十几家公司,成功拿下全球笔记本龙头品牌――戴尔的订单。
  两年后,广达又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按照常理,这样的企业,实在很难再继续低调。
  但广达还是一如既往,为了避免好事媒体炒作。林百里选择将所有股票送交集保,不做交易。但媒体已经蜂拥而至,各大科技富豪排行榜争先将林百里录入自己的榜单。
  面对采访,林百里既没有任何野心勃勃的大话,也没有气势如虹的蓝图。当时的广达总经理梁次震破例接受采访时,还未等他坐稳,林百里就严肃地告诉他什么可以讲,什么不可以讲,多次强调“不要给人家套出话”。
  但随着广达在业内声名日隆。许多故事还是慢慢浮出水面。
  早年间,为了得到新的订单,林百里经常亲自带着电脑去给客户展示。当年的笔记本电脑,一台重达七八斤,林百里背一台,同事背两台,另外还要带一台打印机,只要客户透露出一点倾向,就立即打印出全新的报价单。
  那时的林百里白天背着电脑走街串巷,晚上则住在怪味浓郁的汽车旅馆。一整天下来,林百里和同事的肩上,都被勒出了紫黑色的背带印。
  曾有客户当林百里的面把广达电脑扔在地上,但他却客气地捡起来,笑着说,“您看,广达设计的东西这样摔也摔不坏,可见品质有多好。”
  在那段时间被不断“烦扰”的公司里,世界级笔记本电脑品牌戴尔正是其中之一。本来,戴尔完全无需理会默默无闻的广达,但林百里仍然三番五次跑来推销,戴尔的商务经理们,甚至每个月都会见到林百里好几次。
  1997年,戴尔公司的一个合作商出现品控问题,戴尔创始人迈克尔・戴尔只得亲自到台湾重新寻找代工厂,早已熟悉广达的戴尔商务经理,借此介绍了当时仍在锲而不舍的林百里。
  林百里没有辜负这场机遇,凭借广达的工艺能力,仅仅数月,就追上戴尔要求的代工技术水平。隔年,广达就出货一百万台笔记本电脑。
  这样的励志故事,结合林百里与广达的低调风格,为他在业界迎来了如此评价――林百里与广达的行事风格如同乌龟,只看目标步步前进,含而不露,却坚定死咬不放。

  尽管同处一地,但在林百里的广达与郭台铭的鸿海之间,竞争从未停过。
  广达一度是鸿海笔记本电脑连接器的最大客户,而林百里与郭台铭,也曾经格外友好,经常一起聚餐、喝酒。
  在2004年的一次晚宴上,郭台铭甚至突然从背后抱住林百里,并在媒体前直接尊称林百里为“大哥”。2005年,郭台铭更是直接发誓,只要广达在的一天,他绝对不跨入笔记本电脑代工市场。
  可惜,仅仅过了三年,林百里就迎来了郭台铭真正的“偷袭”。
  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台式电脑销量衰退,笔记本电脑销量却以15%的速度增长。而当时全球一半的台式电脑,基本都是鸿海生产。
  当鸿海靠台式机维系的营收神话不再,郭台铭只得打破誓言,开始进军笔记本电脑。
  2009年3月,一位广达资深副总经理,连同近60名广达员工被鸿海陆续挖走。
  见此情形,林百里直言:“挖走的都不是我们好的员工,挖过去不也没什么成绩”。之后还将被挖走的员工从“离职”改成“免职”。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一方面,林百里开始针对鸿海在笔记本电脑市场的动作进行搜证,随时准备大打出手,另一方面,广达硬生生将鸿海已经到手的,一份高达数十亿元的MacBook订单抢了回去。
  台下掐得狠,台上却还维持表面和谐。一段时间后,郭台铭和林百里同时出席中国工信部的晚宴活动,郭台铭紧握林百里的手,对着镁光灯不停说:“你们看我们十指相扣,这是我永远的老大哥。”
  可回到台下,厮杀更甚。2010年,广达尾牙宴时,装扮成孙悟空的林百里在舞台上放出狠话:“我不去蓝海,因为有一天会变成红(鸿)海,我去云端。”
  很快,包括脸书、谷歌都成为了广达在云端服务器设备领域的大客户。

  随之而来的,是广达与鸿海的全方位厮杀。2014年,鸿海与惠普签约进军云端服务器代工,紧接着,从云端到医疗再到电动车,双方的布局亦步亦趋。
  在主战场,随着苹果的崛起,广达与鸿海乃至其他供应链企业之间的厮杀变得更加激烈。
  根据广达年报显示,2015年之后,营收虽然不断上涨,净利率却一直处于低位。而2015年,恰好是Apple Watch上市的同年,此后几年,Apple Watch均由广达独家生产。
  对于一些毛利不高,拖累财报的苹果代工业务,广达显然已经感到不满。2019年,市场突然传言广达要退出“Apple Watch组装”,林百里饶有深意地说:“赚钱的就做,其他的都不重要,赚钱最重要。”
  2020年,广达逐渐剥离苹果业务,最终只剩下MacBook的组装。
  反观鸿海,则选择了与苹果绑定更紧的道路。
  2022年10月,苹果公司的供应链市场传出消息,受中美贸易战影响,苹果有意在泰国设立Mac生产线。
  同时,苹果主要的Mac供应商,广达和鸿海双方供货占比也从8:2转换为6:4。
  这其中,有广达刻意的疏远。但另一个原因同样不可忽视,虽然林百里和郭台铭都把握住大陆机遇才崛起,但明显,林百里比郭台铭更笃定。

  如今,受中美贸易战影响,富士康或因苹果要求、或因低成本需求已经在越南、印度、墨西哥、捷克、匈牙利、美国等多地设有与苹果相关的供应链工厂。
  从2020年开始,越南便成为苹果Airpods蓝牙耳机的主要制造产地,今年也开始代工iPad。2022年4月份,位于印度金奈附近的工厂已经开始生产iPhone13。
  虽然这并不意味富士康要真正脱离中国,但似乎也成为了一种趋势。
  反观广达。2019年8月13日,对于将生产线迁出大陆,广达董事长林百里虽然在法人说明会上表示:“我一向谨慎,都准备好了。”
  但当谈到具体规划时,林百里却只是含糊其辞:“去东南亚是一定的选项,但什么时候迁进还没决定,目前所有东南亚厂区都看过,具体地点还在评估。”
  后续的报道更是寥寥无几,根据《泰国发展报告》2021年10月的信息显示,广达大约在泰国投资了20亿新台币(约6360万美元),在泰国开设的工厂仅增加数千个工作岗位。
  作为横向对比,富士康仅在越南投资建设的一家新工厂,就需要3亿美元。
  2022年,广达(中国)制造总部董事长黄健堂更是直言:“让企业离开上海、离开大陆,我们怎么会同意。”
  早年间林百里在采访中曾说:“我觉得,中国的希望在中国内地。因为他们有民族自信心,他们的自信来自于市场开始崛起。”
  2000年,国务院批准试点建设15个出口加工区,上海松江区赫然在列。

  当时的广达恰巧正考虑在大陆建厂,刚刚完成南方一城市的考察和谈判。广达的人员听说了上海松江区的消息后,便抱着“骑驴找马”的态度打通了电话。
  没想到,一个电话却受到了上海招商专员的热情招待。那时一连数月,上海的招商专员轮流盯守在传真机旁,一有来自广达的诉求,便坐下来集体商讨,确保能在第一时间给出解决方案。
  最终,林百里选择了上海,并喊出“百日建厂”的口号,在松江区的大力配合下,厂房竟然真的在100天里建设完成。
  广达上海制造城相关负责人李国穗回忆起来,不论是“百日建厂”的速度,还是后来合作的力度,都让他感到震惊。
  2005年4月,仁宝意外抢下一部分长期由广达掌控的戴尔笔记本电脑订单,一时间广达突破业绩120亿美元的压力剧增。
  林百里下定决心彻底关停台湾生产线,并在决定在五月中旬将相关设备全部移至上海。
  之后,广达上海制造城厂房面积扩容至近1000亩,生活区近500亩,员工一度达到8万人。哪怕是现在,不少人老松江人仍对“广达十万大军”上下班的火热场景津津乐道。
  2001年,也就是广达正式到大陆建厂的第一年,林百里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对记者说:“我希望用中国哲学,让广达成为一个在国际有影响力的电脑公司。”
  而广达确实凭借“中国哲学”成为一个在国际有影响力的公司。
  如今的广达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仅涉足笔记本电脑代工的公司。在多年的转型后,云端业务已经成为广达重要的一部分,每年大约贡献着4成的营收,主要云端客户包括Meta和谷歌在内的国际大公司,占据了全球云端服务器市场17%的份额。
  在同样近年大火的5G、AR/VR领域,广达同样做得不错。在5G业务上,广达除了协助日本乐天和松下电器,在韩国、新加坡、德国、美国等地均有业务。而在AR/VR领域,广达组建了上千人的研发团队,市场也传出广达将拿下苹果AR眼镜代工的订单。
  广达的成绩显著,可作为一位不太喜欢抛头露面的企业家,林百里至今也没有解释清楚,他所说的“中国哲学”式管理思想究竟是什么。它可以是“走自己路、做自己事”的低调务实,也可以是“含而不露,坚持不懈”的隐忍。
  但无论何者,都足以令人敬畏有加。

  [1]《挣钱难,挣钱苦,果链抛弃苹果》36氪Pro
  [2]《上海松江“中国芯”60年发展简史》上观新闻
  [3]《林百里给部属造云霄飞车――一年再长一千亿》天下杂志
  [4]《林百里用文化为高科技奠基――企业家、鉴赏家、梦想家》天下杂志
  [5]《从“25分”到“85分”的故事》重庆日报
  [6]《《广达电脑董事长林百里:乌龟从来不想自己第几名》――东方企业家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视频号】・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 欢迎关注创牌者【视频号】・

  THE END
  欢迎
  【星标】华商韬略
  出品人:毕亚军
  主编:陈斯文 责编:周怡
  美编:刘彦潮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广告合作|小黑屋|最火的股票配资交流社区平台!

GMT+8, 2023-1-28 18:53 , Processed in 1.17000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gppzjllt.com Plus!

© 2019-2021 股票配资交流论坛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