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股票配资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6|回复: 6

新大陆旗下“灰色”生意隐现 国通星驿被罚7000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5 15: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支付公司新一轮上市潮袭来,资本市场上的老牌支付概念公司却选择铤而走险。

  A股上市公司新大陆(000997.SZ)近期披露,子公司福建国通星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通星驿”)被央行福建中心支行给予警告并处以6971万元罚款,相关责任人合计处以45万元罚款,共计7016万元。相关条款显示,国通星驿存在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存储银行卡敏感信息、未按规定存放客户备付金等12项违规行为。
  在第三方支付罚单史上,此次国通星驿7000多万元的罚单金额排名第二,仅次于2020年被罚1.2亿元的商银信支付,高于此前被罚超6000万元的瑞银信与迅付支付,足见违规性质较为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新大陆体系中重要的营收支柱,国通星驿2020年以来利润下降陡峭,而此次罚单也使其不振的业绩雪上加霜。而作为收单机构,难以杜绝的套现业务阴影,亦笼罩着母公司。
  套现冰山一角
  根据新大陆披露内容:此次处罚来自福州中心支行于2018年7月16日至2018年12月31日,对国通星驿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期间存量业务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国通星驿因未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等法律规定严格执行业务规范,存在不合规行为。此后,公司成立整改小组,于2019年4月完成了相关整改。
  国通星驿2010年成立于福建,2012年获得全国范围内的银行卡收单牌照,通过“星驿付”“星通宝”“陆POS”“星支付”“邮驿付”“邮政便民服务站”等品牌展业,其牌照续期限为2022年6月。
  一位支付行业资深从业者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收单领域的反洗钱不力主要与虚假商户交易有关,央行近年来对此整肃严厉。收单机构套现、套码业务屡禁不绝,虽然大部分套现的入网商户是真实的,但也有一部分虚假商户,酝酿了不少风险。
  虽然新大陆和国通星驿方面未对记者相关采访进行反馈,但一些裁定书和判决书中的信息露出其可能涉及违规业务的冰山一角。
  记者查阅裁判文书网发现,2017年到2019年期间,多起涉及非法经营、诈骗、民事纠纷的文书内浮现国通星驿身影。
  以其中一例涉黑的刑事裁定为例,被告之一叶某涉嫌非法经营,其在2016年2月至2018年4月期间,借用他人身份证和账户申领国通星驿等机构POS机,将其本人及客户名下的信用卡刷卡套现。“通过使用POS机读取信用卡,再将数据通过蓝牙连接到其手机上,其在手机第三方支付APP上虚构一笔交易,将该信用卡里的钱套现出来,套现款汇入其原先预设好的入账账户,其再将钱款汇给套现客户,相关涉案POS机套现数额共计8591473元。”
  据记者采访了解,在支付宝微信支付占据9成线下支付市场的背景下,收单机构的生存空间也大幅受到挤压,套现和套码是当下收单机构赖以生存的“灰色业务”。其中,套现是指绕过正常的银行卡提现流程,以POS机刷卡名义虚构交易,将信用额度内的资金以现金形式取出,规避正常提现费用。按照《刑法》有关规定,信用卡套现情节严重的,涉嫌信用卡诈骗罪和非法经营罪。
  2020年以来,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等多家银行信用卡部门陆续发布公告宣布取消多家收单机构信用卡交易积分,被市场认为以此来遏制日益汹涌的违规套现。
  一位北京支付机构人士也向记者隐晦表达:在日常场景中很难看到国通星驿的POS机,而他家的交易量在2020年以来涨势明显。
  按照2020年《财新》杂志文章披露,2020年1~3月期间银联统计的收单机构交易规模数据显示:国通星驿的交易量市场排名第四,三个月的交易量在1600亿到2100亿元之间。而按照新大陆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支付服务业务总交易量超过1.4万亿元,同比增长91.79%。
  众所周知,2020年1~3月是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围绕商业场景的支付行业受冲击很大,以市场真实商户最多的银联商务为例,疫情期间的数据下滑显著,但包括国通星驿在内的好几家收单机构数据不降反升。
  “这合理吗?大家都明白是为什么。”前述支付机构人士表示。
  而根据该机构人士提供给记者的一份交易数据显示,2020年9月、10月,国通星驿交易量分别达到1700亿元和1600亿元以上,仅次于拉卡拉和通联支付,已经超过此前的瑞银信。“瑞银信2020年被重罚并迁出深圳后,交易量下滑明显,现在国通星驿势头很猛。”该人士称。
  记者注意到,2020年下半年以来,也有多位代理商在微信群和投诉平台上反映:国通星驿POS机跳码严重,也存在刷卡不到账等情况。
  据记者向行业人士了解:跳码通常伴随违规套现,也常常涉及虚假交易。跳码又称“套码”,是指支付机构通过后台技术改造,变更商户mcc码(商户识别码),让本不该享受优惠费率的商户享受到优惠手续费。“比如持卡人在POS机上刷卡,商户本来是路边餐厅,但刷卡显示是某家医院或加油站,这样可以享受到相应的优惠,收单机构从中赚取差额。”
  事实上,自2016年“96费改”以来,虽然监管大幅取消了优惠类商户种类,但还是保留了标准类、优惠类和减免类,并给予了两年的过渡期——对超市、大型仓储式卖场、水电煤气缴费、加油、交通运输售票商户刷卡交易实行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优惠,这也给一些套码行为留下了空间。
  另一例民事委托理财合同纠纷的判决书则揭示了收单机构的“套码”的现象。2018年4月到8月期间,原告吴某的银行卡发生了23笔消费合计507145元(交易对象集中加油站、购物中心、花店等5个POS机),但各笔交易却与同期被告陈某名下银行发生的23笔收入形成对应关系,其中多笔交易对象包括福建国通星驿福州分公司、(特约)国通星驿(商户清结算)、福建国通星驿哈尔滨分公司、(特约)国通星驿(POS款)、(特约)厦门平安(国通星驿TO)等。
  助贷业务抢救增长难题?
  或为稀释巨额罚单带给上市公司的影响,新大陆在披露7000万元处罚当天也披露了该公司回购部分A股股份的方案:将在12个月内,拟斥资3亿元(含)至6亿元(含),以不超过23元/股(含)的价格回购部分社会公众股份(A股)。而根据新大陆2020年三季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为1.8亿元。
  新大陆主业为POS机具研发制造、信息识别,运营维护等。2016年,新大陆以6.8亿元收购国通星驿100%股权,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完成了集终端研发、销售、银行卡收单及商户运营维护服务于一体的电子支付产业链布局。
  财报显示,新大陆自2020年一季度以来的三个报告期内,净利润同比持续为负,最大降幅接近60%。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31.07亿元,同比增长11.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3亿元,同比下降47.21%。
  从传统业务看,随着全网POS机增长乏力,厂商面临转型压力。从新大陆国内POS终端出货量看,2016年到2019年分别为825万台、830万台、1300万台、860万台,2020年上半年未披露任何数据。数据显示,该部分业务在财报中对应的“电子支付和信息识读产品”科目的营收占比已从2016年的46.59%下滑到2020半年报中的23.06%。
  从支柱业务看,包含国通星驿收单业务的“商户运营与增值服务”科目,从2016年的6.11%上升到2020年半年报中的61.17%,成为营收担当。该科目对应的“商户运营服务集群”包括收单和小额贷款业务(金融科技),2020年上半年,该集群实现营业总收入19.0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背景下,国通星驿保持了营收的正向增长,但利润却大幅下降。财报数据显示,国通星驿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5.43亿元,同比增长16.2%,但净利润滑落到9800万元,同比下降62.5%,这也是其近年来利润首次跌破1亿元。
  前述支付机构人士认为:这或与疫情期间补贴增多有关,但这种趋势也值得持续观察。
  该科目余下部分是主营金融科技业务的增值类服务,达到3.97亿元,占比20.88%,成为新大陆崛起的新增量。上述金融科技业务简单来说,是通过旗下广州网商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网商小贷”)和广州网商商业保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网商保理”)从事的助贷类业务。按照2020年三季报的数据,截至9月,金融科技业务累计管理资产余额达到37.50亿元,同比增长55.77%,整体贷款不良率3.11%。
  根据相关公告,2020年以来,网商小贷和网商保理分别与新网银行、苏宁银行等资金方进行合作。具体模式是,资金方向网商小贷推荐的合格借款人发放消费类的贷款,再由保理公司承担逾期贷款债权收购义务,相当于用保理公司进行了增信。不过,对上述保理公司的收购义务,上市公司主体进行了连带责任保证的担保,即助贷领域俗称的“兜底”。
  按照银保监相关规定,从事融资性担保必须持牌。而新大陆选择了上述方式直接对相关债权进行担保。
  上海某律所合伙人向记者表示:如果是上市公司直接给子公司的助贷业务提供担保函,这个模式触红线的风险较大,比较容易归入变相增信。行业的优化做法是“融资担保机构担保+上市公司主体反担保或流动补足”。
  记者注意到,在实质开展相关业务两年后,2020年11月末,广州网商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才注册成立,根据天眼查信息,该公司董事长为新大陆集团董事长胡钢。
  未来随着助贷规模加大,兜底式的增信方式会给上市公司带来更多资金压力。上述律所合作人表示:融担通道模式就是绕弯的做法,寻求监管和业务之间的平衡,但其实没有改变业务风险由助贷方承担的实质。
  而根据网络小贷新规的征求意见稿,不仅对跨区域经营的网络小贷公司设置了50亿元的资本金门槛,同时对公司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余额和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余额分别提出了不超过净资产1倍和4倍的要求。上述日益沉重的资本金要求,也可能为增长放缓的新大陆带来新的负担。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6 07: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告位,,坐下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6 18: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顶,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7 13: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报告!别开枪,我就是路过来看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8 09: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是不是沙发都得回复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06:3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撸一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20: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占坑编辑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广告合作|小黑屋|最火的股票配资交流社区平台!

GMT+8, 2021-3-7 07:19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gppzjllt.com Plus!

© 2019-2020 股票配资交流论坛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