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股票配资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3|回复: 6

12个跌停关住30亿融资盘 仁东控股“大金主”背景再起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11 11: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个跌停板,将仁东控股持续多年的“牛气”一举浇灭。逾万名股东、30亿融资盘,仍在等待逃亡止损的窗口。
  深交所日前发布依归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的公告,阻断了增量融资“飞蛾扑火”,也再次发出了警告。近期,有关仁东控股幕后“庄家”被司法机关控制的消息不胫而走,这又加重了市场的担忧。
  回看仁东控股本轮大涨及闪崩踩踏事件的历程,国资“大金主”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科金集团”)的进场和离场,成为两道分水岭——自2019年7月末仁东控股宣布海科金集团入主开始,公司股价“小步慢跑”,区间最大涨幅约3倍;而在今年11月18日海科金集团宣布离场后,公司随即上演“闪崩踩踏”惨剧。
  前次易主公告发布时,仁东控股股价在16元左右,一番浮沉后,公司最新股价又跌回16元附近。
  从1元收购金一文化,到零元入主仁东控股,“点石成金”的海科金集团,究竟做了些什么,又是谁在主导?
  零价入主+2000万托管费
  仁东控股的资本故事要追溯到前身宏磊股份。
  2016年伊始,公司原实控人戚建萍家族将宏磊股份55%的股份卖给了柚子资产、健汇投资、焱热实业和牛散景华等“四路英豪”,随后公司更名为民盛金科。
  现实控人霍东2018年入主后,大股东变为仁东信息,上市公司也更名为仁东控股。
  在戚建萍家族退出后,上市公司开始向金融科技转型,出资15.5亿元分步收购了第三方支付公司广东合利,其中14亿元支付给了张军红一人,且对方并未做出业绩补偿承诺。
  切回事件主线,2019年7月31日,停牌多日的仁东控股发布公告,海科金集团将通过“受让表决权+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取得上市公司28.94%股权的表决权,实际控制人由霍东变更为北京海淀区国资委。
  通过表决权委托方式易主并不鲜见,但一般会同步捆绑股权转让。但海科金集团不花分文收购股份的同时,还有不菲的收入进账——委托方仁东控股的大股东仁东信息,因标的权利托管应按托管年度向受托方(海科金)支付托管费,费用为2000万/年。
  如此慷慨“请贤”,仁东控股自然有所图。
  据协议,托管期内,海科金集团承诺将与上市公司建立正式战略合作关系,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将以提供融资及增信等方式支持上市公司的业务经营、并购重组等。
  其中,受托方承诺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对于委托方持有的全部上市公司股份,受托方享有同等条件下的优先购买权等等。
  从一系列条款看,海科金集团最核心的价值就是导入资金和资源,且后续可能收购上市公司控股权。
  然而一年之后,双方一拍两散。今年11月18日,仁东控股披露相关股东方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实控权重回霍东手中。
  公司回复交易所关注函时透露,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另据披露,上市公司分别于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借款10亿元、20亿元,但实际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为1.45亿元。
  合作远未达预期,实质性的股权转让更是无从谈起,但在海淀国资的“光环”下,仁东控股股价一路攀涨,期间最高涨幅近3倍,原股东趁势逐步减持。如今,随着海科金集团撤离,仁东控股的股价也重归原点。
  从基本面看,仁东控股经营状况显然“配不上”其股价表现。今年前三季度,公司亏损2000多万元,净资产约10亿元,与商誉相近。雪上加霜的是,近期仁东控股又爆出贷款逾期、大股东部分股权被冻结等利空消息。
  一位浙江资本圈人士分析,宏磊股份从第一次易主之后即被高度控盘,既有景华等牛散及私募资本结盟驻守,又有京基集团等产业资本涉及其中,“推升股价+质押股票融资”的运作链条较为清晰,大额现金收购不设业绩承诺、零价出让控股权等非常规运作,种种运作都已埋下了危险的种子。
  仁东控股两年多内的股东人数变化
  海科金的“朋友圈”
  公开资料显示,设立于2010年的海科金集团注册资金27.33亿元,是北京市海淀区集债权、股权、资管、辅助四大金融服务平台于一体,具有一定品牌影响力的国有科技金融服务集团。
  有迹可循的是,海科金集团曾以纾困者姿态入主了另一家上市公司金一文化。因该公司前实控人钟葱的资金链承压,2018年7月,海科金集团以1元的价格接手原控股股东碧空龙翔控股权,从而间接持有金一文化17.9%的股份。2019年,碧空龙翔所持股份被司法拍卖,海科金集团旗下的海鑫资产斥资约9.18亿元受让了全部股份。今年11月,海鑫资产又斥资3.87亿元包揽了金一文化的定向增发,持股比例升至29.98%。
  奇怪的是,今年12月初,海科金集团将海鑫资产100%股权委托给了海淀区国资委旗下的北京市海淀区商业设施建设经营公司(下称“海商建”)进行管理。
  这番内部调整后,金一文化的实控人虽未发生变化,但海科金集团实际上退出了对上市公司的管理。
  回头看,海科金集团入主金一文化后,实施了一系列风险点处置及“强身健体”运作,但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仍亏损4.45亿元,海科金集团该项投资处于浮亏状态。
  从1元入主金一文化,到零元入主仁东控股,国资背景的海科金似乎能量十足。“天眼查”等第三方平台并未披露海科金集团的历次股权演变沿革。公司官网资料显示,2019年5月,海科金集团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优质社会资本”。
  易被忽略的一个细节是,仁东控股也是海科金集团的股东之一。
  公司于2019年1月披露,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集团8264.46万股,持股比例为3.0236%。此前不久,天夏智慧斥资3.5亿元获得海科金集团7.06%股份。
  记者查询金一文化及仁东控股的公开信息后,大致勾勒出海科金集团的股权演变。
  从以上三张图可见,海科金集团此前股东均为国资背景,2019年初实施混改引入了社会资本,其中涉及多家A股公司:
  除了仁东控股之外,还有天夏智慧(现名*ST天夏)、东方网力(现名ST网力)等;另外,炫踪网络、大查柜的实控人是李化亮、李化雷兄弟,李化亮为上市公司众应互联的实控人。
  据公开资料,其中多名股东涉及互联网金融平台,天夏智慧、东方网力、众应互联等公司近年出现资金链危机,先后“爆雷”。
  从最新股权结构看,北京海淀区国资通过实创科技和中海投资,实际掌控海科金集团的股权比例仅为14.44%。国资股东外,共计31.24%的股份在社会资本手里。
  “如此多元的、成分复杂的股权结构,更像是海科金集团利用国资身份背书,获得资金及资源主导投资业务,民营股东则入股与海科金集团‘攀亲’,以获取资金及资源。”有市场人士指出,海科金集团与其股东及关联方业务合作的透明度很低,中间暗藏风险。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2 08: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支持下了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2 23: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围观 围观 沙发在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3 18: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垃圾内容,路过为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4 14: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不错,顶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5 12: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保住菊花,这个一定得回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16 06: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1v1飘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广告合作|小黑屋|最火的股票配资交流社区平台!

GMT+8, 2021-1-27 04:25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gppzjllt.com Plus!

© 2019-2020 股票配资交流论坛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